本子_中考学习去了

一个躺在南极冷坑的低产咸鱼。

【甄蔡】旧梦故人【上】

《旧梦故人》
·蔡文姬视角,cp甄蔡
·农药真三私设交杂版背景设定,中考前细节描写练手
·文风突变,ooc预警


蔡文姬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发生过的事情光怪陆离,却真实得仿佛都发生过一般,虚虚实实辨不得真假。
梦里是烟雨迷蒙的天气,这般景色向来只属于隔着奔流不息大江那端的东吴之地,北国是少有这般景色的,更多是电闪雷鸣之后紧跟随倾盆大雨,纵使不然也是空气又潮又闷简直令人发疯,在惴惴不安之中看着这满城风雨的欲来之势。
她昔时曾从话本子里见过此等语段:廊外落花风雨,帘内伊人抚琴。当年毕竟少年心性,也想着到那梅雨时节抚琴一曲,说不定便有那白衣公子撑着纸伞踏雨而来,笑语晏晏相谈甚欢引为知音。但是真的到了那雨下之时,却是风疏雨骤连天色都变得昏暗了,阴阴沉沉的恰似落日之后将尽未尽的黄昏,烛影被从窗棂缝隙漏进的丝丝凉风吹得来回摇曳。伸手随便起了个小调,本是欢快的调子生生被刻上了压抑的印记也随着簌簌落雨声低沉了三分,听着令人心烦。
她抱着绘以彩饰的七弦琴,一个人靠在窗边的小椅上,呆呆着望着窗外。窗户是开着的,任由斜风夹杂着凌厉的雨珠打在屋内的地板上,发出尖利的叫声。
这间屋子后面连着庭院,若没记错的话昨日那些花圃里的繁花还开得灿烂,今日恐怕也只是残花败柳了。她在内心悲春伤秋感叹繁华易逝,但就在如此想着的时候,恍惚之间窗外竟有极轻的箫声传来。
或许那箫声不是太轻,只是太低沉了,比那窗外黄豆大的雨滴重重地打在精致的屋檐之上所发出沉闷的低吼声还要低沉三分。那箫声化作淡淡氤氲的烟,弥漫在雨中,然后穿过素漆所染的青白色的墙,在她的耳边撩拨了一圈又一圈。使得她沉溺于这声音之中,这声音像是毒药,但是没有裹着伪装的蜜糖,就这样明晃晃地摆在他的眼前毫无遮掩,她却心甘情愿饮入口中,在其中愈陷愈深长睡不醒。
然后她就做了这辈子最后悔也是最不后悔的一件事,这个行为所截成的记忆片段在她往后漫长而无趣的时光里反复在她的梦中出现,回环往复周而复始地出现,像是不可挣脱的泥沼般越陷越深,从那惊鸿一面起,到最后满城白幡终。
那时的她沿着回环曲折的长廊快步前行,丝毫不顾雨打湿了她嫩绿色的衣裙,将其染上淡淡的水迹,在一地的落花狼藉之中显出一片蓬勃的生机奇异而芬芳,冲淡了些箫声的压抑的气氛。
在尽头她看到了一扇紧闭的门。
然后那扇有着繁复花纹的门便被她推开了。
箫声戛然而止。
她在开门的瞬间便借着昏暗的日光看清了门内女子惊愕的脸庞,之后浑浑噩噩被她肆意挥霍掉的几十年中,她曾无数次在脑海之中勾勒出那人喜怒哀乐时精致的眉眼,像是一杯泡久了的浓茶带着些淡淡的苦涩。或许是时光冲淡了太多,抑或是梦中人的神智都不是很清楚,初见时的许多细节都已不甚清晰,模模糊糊像笼了一层雾,她只记得那双如秋水般的盈盈眼眸,似是蕴着无边墨色与哀愁,其中还夹杂着她当年看不懂的情绪。
她听到那人轻轻唤她的名字。
阿琰。
她当时应该是溺在这温柔嗓音中了吧,自从爹爹走后她便再也没有听到过有人这般唤过她,以至于她并没有细想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为何知道她的名字。这一声唤的尾音被微微拖长,挑起一个小小的弧度,最后归寂于带着淡淡雨味的空气之中。
大概这就是人生若只如初见。


TBC——————
应该

后续

新的冷cp已出炉。

没有写完的那篇狐凤。
把大纲丢这里,顺便一点前面的小片段。

好像重复了?随便看吧x

屯点照片…想清清内存。
2016.8.27
下午7:05


山东烟台市龙口市。

我的天好甜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不管别拦我太维我要表白你啊啊啊啊!!!
好可爱我的天【流鼻血痴汉笑
我我我我一定把剩下半篇狐凤产完qwq
——来自躺在床上兴奋地打了六个滚最后掉到地上的一条坐等投喂的咸鱼x

酒瓷:

@惇惇小迷妹w 和本子互相投喂的惇蔡!

在我开学前爆肝完真是太好了(இωஇ )

故事幼稚字丑ooc注意    【我也好奇我都要成年为啥还是小学生字体【。

脑洞困难户憋出来这个也是不容易了,剧情什么的还是饶了我吧😂😂😂

【狐凤】求凰

【狐凤】求凰
一些食用说明:
•这是和太维的互割腿肉系列,被安利了狐凤好可爱/////,但是这本来是一个宠物店梗x
•CP为狐白x凤白,李白水仙。
•文风转变失败,会感觉很奇怪,然后十分ooc。
•狄仁杰设定是阴阳师皮肤。
•提前的情人节生贺!!!提前祝大家虐狗节快乐!!!
我是分割线( ̄^ ̄)ゞ——————
那家店在城北一条小巷的最里面。
老板庄周是一个淡蓝色头发的年轻人,身边经常跟着一只巨大的鲲,他整天趴在鲲上,一幅昏昏欲睡的样子。
狄仁杰是这里的常客,经常坐在墙角的座位上,端着一杯清茶,一边品茗,一边逗弄着旁边的一只小老鼠。
庄周也不管他,靠在一边的墙上就打起瞌睡,虽然大门常开,但也不怕被偷走什么。慢慢的久了,两人虽相顾无言,也习惯起来。反正两人的性子,都是喜欢安静些的。
但这安静突然就被打破。
白凤降临了,尖锐的凤鸣声似乎要冲破云霄。上古神鸟的骄傲让他盘旋在这家店的上空,等着万民的敬仰与朝拜。
“哪里来的野鸟,滚下来。”
狄仁杰的令牌从刁钻的角度射出,白凤躲避不及,似乎没有想到人类竟如此傲慢无礼。索性狄仁杰也没有伤人之意,白凤堪堪避过,只是擦到了一点羽毛,正当痛惜着自己洁白如雪的羽毛时,他却又发现后面多出个影子来。
“小白鸟,吃亏了吧。都告诉你到人世间,要事事小心。”狭长的狐狸眼漾出层层笑意,狐狸紫色的长发垂到白凤的羽毛上,让他感觉有些痒痒。修成人形的狐狸把他抱在怀里,抚摸了一把羽毛以示安慰。他脚尖一点,纵身跳入这家店的后院中。
“李太白。”蓝发青年不知何时悠悠转醒,鲲随着他的转身摆了摆尾,生生在空气中荡漾出一圈涟漪。他对着青衣狐耳的男子微微皱眉,“好久不见,你就去凤族拐了个孩子?”
狐狸笑了笑,嘴角翘起三分,眼里也带了些三月的桃花景色:“这个孩子抓着我便不放了,好像是个凤族新生的崽?”
他无所谓地挑了挑眉,十指拭过腰间利剑的剑刃,“不管怎样,反正他现在是我李白的。”
“放下我,笨狐狸。“白凤听着二人交谈,也化了人形,却发现自己还被那只紫色的骚包狐狸搂在怀里。他用脚狠狠地踢了狐狸的膝盖,满意地听到身后的吃痛声。
“嘶——小白鸟你就是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的?”
——先前幼年白凤被人类的陷阱捉住,却是被这只狐狸救出来的。
狄仁杰坐在暗处,阴影斜斜地半遮住他的脸。他将原本安安静静蹲在他手中的小耗子放到肩上,用手虚托一下防止小耗子掉下来。等到肩上的小东西站稳以后,狄仁杰将袖内令牌攥在手心里,沿着精致的纹路用力地摩挲着,仿佛下一秒令牌便要飞溅而出。
庄周虽然半眯着眼,但还是瞟到了狄仁杰的警惕的动作。
“狄大人…”尾音微微上扬。
狄大人,这可是我的店。
话说三分是留面子,狄仁杰深谙此道。长安城里最有名的阴阳师似乎在京都待久了,也沾了几分人间官场的烟火气。
他不动声色地将令牌收回袖里。
狐狸大大咧咧地找了个座位坐下,旁边的小白凤在门口愣了半天,有些畏惧地向里面看了看,在狐狸的旁边犹豫了半天,在一个离狄仁杰稍远一点的座位坐下。
——刚才那个扔我令牌的,是坏人。
白凤在心里对狄仁杰下了个定论。
狐狸眯了眯眼,长剑半出鞘,寒光乍现,剑尖直直指向旁边的狄仁杰。
——护崽心切。
庄周也在心里下了个定论,不过是针对那只名为李白的狐狸的。
“李太白。”庄周叫了李白的字,“你要在我这里住下么,拖家带口的。”
“一间天字号上房。”
“你真当我这里是客栈?只有小仓库,嫌弃就滚。”
“你都看我拖家带口了,给个好点居住环境不行?”
“我这里只有一间客房了。”
“正好啊,我和小白鸟一起住。”狐狸将被白凤玩闹而披散在胸前的紫发撩到后面,狐耳无可奈何地抖了一抖。“我本来就要一间啊。这只小蠢鸟,还需要我照顾呢。”
“你才需要照顾!”白凤气鼓鼓地反驳道。
……
第二天早晨。
“喂,笨狐狸。”白凤喊道。
“怎么了?”狐狸正在院内练剑,听到屋内白凤的呼声才收了招式走进屋内。
白凤别扭地扭过头,支吾了好久才道:“帮我束发。”
狐狸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换来了白凤更加泛红的脸和软绵绵的一拳。
“笑什么笑!笨狐狸!”
“好好我不笑了。”狐狸强忍着笑,都憋在嗓子眼。他到桌前放下手里的剑,走到床边半跪在床沿边,拿着一条紫色的丝绸束带给白凤绑了个简单的样式。少年的白发的手感跟丝绸束带一样,极其顺滑又带着一丝丝凉意。
“果然是一只小笨鸟啊。”李白轻笑。
TBC———————



其实,这是一篇BE。
又是一个大坑,填坑时间遥遥无期x







#吃冷cp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就是那种,一个tag里只有五篇粮,有三篇是自己产的。










所以你们有人投喂我惇蔡么!!!

【吕云吕论坛体5】#我的男神和我的追求者搞上了#

【吕云吕论坛体5】#我的男神和我的追求者搞上了#
•cp攻受无差,可能会有瑜乔,备香,邦信等奇奇怪怪cp打酱油…
•有生之年更新系列
•小学生文笔
•赵云属于吕布,ooc属于我
王者荣耀学院论坛——耽美区——818专区
#我的男神和我的追求者搞上了#
201L
是这个样子的。
我是玄德学长的高中学妹,他在高中曾经有过两个女朋友,火炮太太你知道这件事么?
【听说当时十分恩爱—————
202L
玄德学长不是人妻受么?不是有一群男朋友么?【黑人问号脸,jpg】
203L
201L是搞事情么
204L 媳妇我爱你啊
还没有,打算近期坦白来着
205L
?!!??!ehjwczyskbegs
206L
哈哈哈哈哈哈楼上hznwjxbjshzjbsdb
207L
楼上…你们是遭遇不测了么?!
208L
不…我在自习室刷手机,太过忘我结果后面就是hdiansjxbsks
209L 千金重弩
嗯?
210L
太太我错了!话说太太怎么有闲情在这里上自习,这个时候不都是在更文么?
211L 千斤重弩
不想更
212L 媳妇我爱你啊
媳妇你生理期为什么跟别人不一样?别人是各种烦躁,你是各种特别想学习?
213L 千斤重弩
很好刘玄德今天你可以回宿舍和你的二弟三弟亲亲热热了,我已经回家了,租的房子被我反锁了。
还有不要解释,我先不管你高中时期的两个女朋友,你先给我解释一下诸葛亮是怎么回事吧!
214L 媳妇我爱你啊

215L 媳妇我爱你啊
媳妇冷静,我们私聊!
216L 我没有跳跳糖
哈哈哈哈刘玄德你遭报应了,让你刚才帮着吕布拿走我的果汁!我的橙汁!
217L 媳妇我爱你啊
大男人喝什么果汁?而且我也是被人
218L 我没有跳跳糖
你怎么了?
219L
玄德学长遭遇不测!!!
220L
希望还能活着见到你,玄德学长
无论是现在遭遇不测还是回家和火炮太太夜里谈♂心
221L
噫楼上你够了!
222L 媳妇我爱你啊
不那个诸葛亮来我们宿舍是来找隔壁周瑜的!不关我事啊!
223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怜了玄德学……
224L
楼上的声音戛然而止
225L
发现了一些秘密啊
226L 我有ID诶
别瞎猜好么,别有点事情就yoooooooo—————的,有时候会给当事人有很大困扰的
225L
回归正题
楼主呢楼主?!求818啊!
226L 倾世舞姬【楼主】
我在啊,但我又不能给你们直播= =我不在现场啊
227L 倾世舞姬【楼主】
而且我也在听八卦啊
228L

229L
楼上实力冷漠hhh
230L
@跳跳
231L 我没有跳跳糖

232L
其实我特别好奇一件事,228L根本没有@到跳跳,结果跳跳自己就出来了??
233L
楼上莫名真相哈哈哈哈哈
234L
跳跳其实一直在窥屏?
235L
傲娇跳跳x
236L
好想把这只傲娇跳跳抱回家【痴汉笑
237L 我不是仓鼠球
楼上这位,请在半个小时内向学生会报道谢谢,我是学生会会长刘邦
238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谁说会长不上论坛
239L
会长一直都在论坛,还敢这样说话【心疼
240L
吓得我赶紧把我原来打的那句话删了
241L
楼上我跟你一样噗x
242L 我不是仓鼠球
雏儿喝醉了,我来给你们818,你们去关心那对狗男男去,别烦我家雏儿。
243L
yoooooooooooo【可以刷吧
244L
yoooooooooooo【好像可以
245L
yoooooooooooo【那我刷喽
246L
yoooooooooooo【我也刷啦
247L
楼上四个哈哈哈哈哈
248L
蜜汁队形
249L
求818qwq
250L 我不是仓鼠球
这个楼层有点尴尬啊……
散了反正他们两个在我看来都是250【冷漠
既然已经知道他们的名字了,我就直接叫名字了。赵云原来可是个好孩子,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女生眼中的好男神,但是他也是男生的眼中钉【也是一些男生的男神x
而吕布,怎么说呢,极其遵守校规的…混子。花样钻空子,以至于风纪部从来没有逮到过他,一直无可奈何。成绩不倒数还挺好,加上体育特长生完全够个985或者211。
而且他俩都,挺,帅。
当然没有我帅就是了。
TBC———————
水了一章,你们有没有想我!!!上次更这个还是4个月前了。
小彩蛋:226L
这篇文…丞相的CP就是这位!
其实是我不知道丞相该给谁了,有没有小伙伴告诉我丞相还有什么CPqwq
实在没有我就写姜维了。



250fo了…
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啊哈哈,感谢大家看我一直弃坑还不放弃我🙏🙏
嗯,大家来点文吧,我随心写,看哪个好玩我就写哪个x
限制就农药吧,我这个人不挑食的,要说雷的CP……我不吃惇云,拒绝关于李白狄大人庄周扁鹊的一切CP,就这样吧=w=
或者希望我填哪个坑也可以的?
带梗来蟹蟹ᶘ ᵒᴥᵒᶅ



这里是本子,喜欢你w

【惇蔡】恶龙与公主(上)

【惇蔡】恶龙与公主(上)
•西方童话AU,ooc属于我,人物属于天美爸爸
•小学生文笔,蜜汁剧情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看到【上】就不要想看【下】了
•南极BG,自己投喂自己QAQ
我叫分割线嘿嘿嘿ᶘ ᵒᴥᵒᶅ—————

0.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这个大陆上有三个国家。而今天,我们所讲的这个故事,就发生在其中的一个国家。
跟所有的童话设定一样,这个国家有一位美丽的公主,一个勇敢的骑士,还有一只无恶不作的恶龙。
1.
“每十年,就要往恶龙的巢穴里送一位公主,否则,恶龙将给这个国家巨大的灾难。”吟游诗人如此传唱着。
……
年迈的国王站在高高的城楼之上,目光随着公主的马车一起飘向远方。他面带忧愁,眉头紧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夹杂着无奈与心酸。
“王啊,您是在伤心公主的远去吗?”侍卫在过往的身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我只是在担心到时候那恶龙被公主折腾的惨了,会不会回来找咱们退货。”
2.
事实上,公主还没有被送到恶龙的巢穴,半路自己就找了一群人,把护送的侍卫都揍了一顿,自己拍拍屁股跑了。
“公主说…说…”护送公主的侍卫跪在大殿之上,哽了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说!她说什么了!”国王对着侍卫大声咆哮。
“公主说,她的志向是浪迹天涯,四海为家。”
“我不信。”
“哦,那就是我记错了,公主说,她的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
“国王!国王我们怎么办啊!”
“赶紧去追啊蠢货!”
3.
“阿典啊…”小公主蔡文姬裹着一层被子,从帐篷里探出一个头,语气深沉。
典韦还在擦拭自己沾满血迹的武器,听到她的这个语气以为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黄金武士全身上下都绷紧了,“什么事?”
蔡文姬扭扭捏捏地抖了抖身子,最后深吸一口气,脸颊微红,压低声音问道:“你认识他么?”
“…他?”
“就那个,“她指了指远处抱刀伫立的那个人,“嗯没错,就他,救咱俩出来的那个,是个雇佣兵?”
“嗯,是啊。”典韦不明所以。
“你给人家报酬了么?”
说到这里,典韦有些惭愧地挠挠头,“咱们准备的急,出来的时候我什么也没拿,我也不敢暴露咱们身份,所以…”
蔡文姬眼睛一亮,欣慰地拍了拍典韦的肩:“这就好办了吗大兄弟!”
“……???”
4.
小公主对雇佣兵一见钟情了。
那真是太帅了,小公主想着。
那天她躲在马车里,就着晚上的清清淡淡盈盈如水的月光,她依稀可以透过马车车窗上那层薄薄的帘子看到雇佣兵矫健的身影。
她看到了雇佣兵极为利落地解决了所有妄想靠近她的侍卫,刀刀击中要害却不至于致人于死地;看到了他的身影渐渐向她走近;看到了他用常年握刀而长满老茧的手轻柔地拉开了车门,撩开了薄如蝉翼的帘子,语气怕吓到她而刻意压低,他轻轻问道:
“还好吗?”
小公主内心os:我的妈这个人好帅好苏这肌肉这声音我要嫁了我不管我不管阿典你放开我!
5.
蔡文姬在他的旁边坐下,惊异地发现这个山崖之下竟是一片湖泊,水清澈透明,倒映着二人的影子,却又因为晚风的缘故被吹得水波荡漾,从湖中漾出细细密密的波纹模糊了倒影,只能勉强地看到几个大色块,面容却被完全地模糊了。
“啊,小姑娘。”夏侯惇扭过来头,对蔡文姬笑了笑,随即也跟她一样盘腿坐到地上,“有什么事么,今天没受伤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没有没有!”蔡文姬脸上强装镇定,心里的小鹿却不住乱跳,连带着声音也是带着一股喜悦与激动,“大叔你没受什么伤吧。”
“大…大叔?”
“…诶?”
蔡文姬内心:我是不是叫错了可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啊!别人都说小萝莉更容易让人有好感但好像他并不喜欢啊怎么办怎么办啊!
夏侯惇内心:我有这么老么!一上来就叫我大叔我真的很显老么?这个姑娘小小年纪就被人追杀真是太可怜了,也不知道父母在哪,身旁只有一个护卫唉…
6.
典韦内心忧伤悲凉。
自己小公主想撩一个不知底细的大叔目前好像还没撩成,而且被人家当小孩子看了!
怎么办!急!在线等!
7.
蔡文姬欲哭无泪。
这正是花前月下的好时机啊!正确的剧本不是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最后直接山盟海誓私定终身么!怎么感觉对方在看女儿一样啊?
两个人坐在一起,气氛尴尬。最后还是夏侯惇先开了口:“夜深了,赶紧睡吧,明天好要赶路呢。”
蔡文姬僵硬地点点头,内心却在盘算着什么:“那你呢?”
“我守夜,放心地睡吧小姑娘。有我在,没有追兵和野兽打扰你的。”
夏侯惇起身, 斜斜地靠在旁边的直入云天的古树上,身旁的刀刃折射出冰冷的光。
8.
夏侯惇说的没错,一个晚上都没人打搅她,昨天的战斗她也是疲了,躺在松软的被铺上,蔡文姬美美地睡了一觉。
再起来已是日上三竿,马车在山间凹凸不平地小路上慢慢地行驶,竟也不见颠簸。夏侯惇和典韦一起坐在马车前,驾着马不知在说什么。一听到身后有动静,便扭头看了看她。
“我们马上就出森林了。”夏侯惇抬头看了看太阳,手中缰绳一提,沿着小路走向另外一方。
“你好像对这里很熟啊。”典韦靠在马车的金属杆上,看着夏侯惇把车驾入又一条小路之中。
“我在这里长大,当然了如指掌。”
“在森林外的那个小镇么,我去过那个小镇,风景很美的!”蔡文姬不知道何时已经醒来,怕在夏侯惇的肩膀上笑嘻嘻地说。
“啊…算是吧。”夏侯惇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将青绿色的一头小短发揉的乱蓬蓬的。
——TBC——
下期预告【其实我是因为这个片段才想写这篇文的我会说哼哼?】
曹操一脸不忍直视,扭头对旁边一直安安静静看书的甄姬道:“甄姬啊,你看那对那么秀恩爱,不如我们也…”
甄姬抬头,对他翻了个白眼,面无表情:”按照设定,我是你儿媳妇。”
“…典韦。”曹操语气深沉。
“不搞,再见。”
“……”

好了我也不知道我在写点什么。